麻阳论坛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陈家坡的故事 [复制链接]

1#
银光图片


陈家坡的故事

——薛祖国

郭公坪乡垮里村背后有一山叫陈家坡。因坡上那幢三座大王庙(盘瓠庙)的灵验而使该山名闻名湘黔两省交界处的麻阳、凤凰、铜仁三个县。每年腊月杀年猎后,背猪脑壳或猪脚前来祭拜三座大王的乡民络绎不绝。一般在腊月初一以后,三座大王庙里每天是香烟袅袅,鞭炮声声。祷告、许愿、还愿的乡民你来我往,不管天晴下雨,抑或下大雪,去陈家坡的山路上总是人影幢幢,不绝如缕。

陈家坡曾住过人家,先是陈姓人家在此居住;后来陆续搬来薛姓和李姓人家,在清末光绪年间已发展到二百多户人家的大村庄。三座大王庙就是那时候修建的。后来发生地质变化,地势较低处的一洼地突然凹陷,出现一巨大的无底洞。下雨时,两边坡上的流水全往洞里灌注,被取名“消水洞”。陈家坡上的这个大村庄因消水洞的出现慢慢地生活不景气了,出现颓废和衰退,于是大家就四散搬走。李姓人家就搬到山南坡脚,与原有的李姓住户整合为一个大院落,慢慢发展成为现在的垮里村。陈家坡至今都还存有老屋场的痕迹,残垣断壁随处可见。还留有一口用石块精心砌成的老水井。

三座大王庙修建至今,历来香火不断。即使在文化大革命“破旧立新”活动中,每年腊月,庙里仍旧香烟袅袅。乡亲们冒着被造反分子抓去批斗的风险来烧纸焚香,足见大家对三座大王庙崇拜的虔诚程度。

坡脚李姓大院垮里村至今还流传着许多陈家坡和三座大王庙的故事。

村里有位七十来岁的老人,年青时当过民办老师和参过军,见多识广,很有文化品位。谁家过好事,特别结婚什么的,都要请他主事,他要么当押礼先生率领迎亲队伍去女方接新娘,要么当朝代先生帮主家安排宴席,招待好来贺喜的亲朋好友。有他在场主导,事情总安排得井井有条,无可挑剔。村民都称他“李先生”。

春来夏初,我到垮里村拜访了李先生。提起陈家坡和三座大王庙他侃侃而谈。

(一)

陈家坡人丁旺相时,有个叫“伢佬”的驼子能说会道。他曾拜一老司学法,有次跟随师父去给一孩子治病。老司给病孩子拿脉,扯草药,掐指一算,说孩子的魂魄被背后山洞的洞神捉了去,必须抢魂回来。于是喊上二十来人举行山洞抢魂的仪式。师父事先把一只活螃蟹给驼子,要他收藏在裤袋里,嘱咐道:“我们大部队先进洞里去敲锣打鼓,你蹲在洞口守候,待我们快要出洞时,就把螃蟹放在地上,然后抓起来说是赎魂成功。”老司开始施法展法术,吹牛角舞师刀,翻拱倒走,率领二十来人的队伍,敲锣打鼓地冲进山洞去抢魂。出洞口时还不见驼子徒弟放出螃蟹,就边跳边质问:“锣鼓行头咚咚锵,不见徒弟放蟹王?”螃蟹因在裤袋里咬了驼子被弄死了,驼子只好如实回答:“蟹王咬了我的屌,被我一手捏烂了!”。

如果伢佬驼子说这话很粗鲁的话,还有说话文雅的故事。

陈家一闺女,平时最爱打响屁。出嫁前夜,其母嘱咐道:“到山下李姓婆家不要打响屁了,免得出丑,让人笑话!”可事有凑巧,结婚那天是伢佬驼子当朝代先生主持婚礼。在拜堂成亲的仪式上,新娘忍不住放了一个响屁,气氛骤然紧张,场面甚是尴尬。伢佬驼子赶快打圆场,高声喊道:“新娘拜堂放一屁,人又发来家又富!”话刚落,新娘又连放两屁,伢佬驼子反应迅速,又大喊道:“新娘打屁连二三,家家户户都平安!”,在新郎搀扶着新娘钻进洞房门口时,那新娘又打一响屁,气氛又一次紧张,大家都翘首以待,听这个伢佬驼子如何圆屁收场。伢佬驼子恼火了,大声叱骂起来:“屙你的痢滴你的血,忙得我朝代先生圆不来!”满堂宾客轰然大笑。

伢佬驼子有回赶集回来,在路上撞见邻村一富婆。富婆拿他身体开玩笑竟唱起了山歌:“老远见你乌龟爬沙,背起包袱回家;坐着像老狗向火,睡着像歪屁股黄瓜!”这富婆的丈夫长年在外做生意,而她在家打扮得花里胡哨,常和村里一相好行苟且之事。伢佬驼子当然知根知底,也不客气地回唱道:“稀巴烂烂稀巴,好比一钵豆腐渣;中间摆碗辣椒水,谁都可来撸两下!”那富婆脸红脖子粗,羞得张口结舌,哑口无言。

由于伢佬驼子身体残疾,不曾求亲。有人讥笑他冬天怎么能睡热被窝?伢佬驼子随口念道:“人人都说单身难,我打单身赛神仙;伸脚好比龙洗澡,蜷腿就像月团圆!”诙谐幽默之状可见一斑。

(二)

说起陈家坡三座大王庙,李先生更是兴致勃勃

1949年我们湘西快解放时,垮里村有两兄弟为田地界线争吵不休。族长和堡长都不能为他两家裁决。没办法,兄弟俩只好上陈家坡把庙里的神像背到有争议的田地里,祈求三座大王明断。说来也巧,神像落地不久,天就变黑了,一会儿竟下倾盆大雨来。于是山洪暴发,硬在田地中间总涮出一道水沟来。兄弟俩就以水沟为界线,不再争吵。

还有灵异的传说,也是发生在解放前的事。有挑担走路的补锅匠,有铅锦江放船去常德的船客,有管李子园的果农,有盼望下雨好犁田的农民共四人,各自背上一只猪脚同时到陈家坡三座大王庙里,祈求各自的工作顺利和生活如意。在祷告仪式结束后,又一同抽签。守庙人将一支总签丢到他们四人脚下,上面写道:“刮风不刮李子园,刮到江边好行船,白天天晴好走路,夜晚下雨好耙田。”四人皆大欢喜。守庙人一下子收到四只猪脚,自然也喜不自禁。

三座大王庙一直是周围七村八寨乡民们的精神图腾。村民们每要举行重大活动之前,都要敲锣打鼓上陈家坡请神保佑。锦江河畔赛龙船,垮里村人舞龙灯,川岩坪人跳花灯,干硐村人唱老戏;这些重大活动前,组织者都要上陈家坡三座大王庙焚香祭拜,祈求平安遂意。

如果村民吵嘴打架,弱势的一方只要说出“上陈家坡烧香纸”的话,逞强的一方就会有所顾忌,行动就有所收敛。

陈家坡和三座大王庙的神奇传说和现实生活中湘黔两省三县民众对三座大王庙神像的祭拜,其实就是原始朴拙的守候,是返璞归真的反应。风景不在闹市,不在歌楼舞厅,它在远离喧嚣的山村山涧。

拜别李先生,走出垮里村,回眸村背后的陈家坡山峰,只见夕阳的余辉映照在山上红彤彤的,几只小鸟掠着太阳的光和影在“羁岛恋旧林,池鱼思故渊”地回归山林。那与天相接处的山峰顶端透出几许从容和几许旷达。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