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阳论坛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跨里的井 [复制链接]

1#
银光图片


跨里的井

张盛斌


从麻阳县城驱车往西沿着岩锦(岩门至锦和)公路、锦郭(锦和至郭公坪)公路行经约60公里,便到了一个三面环山、前有一条村道穿越村中平阔地带的村寨,这就是郭公坪乡境内最大的李姓群居古村——跨里村。现在的跨里村由岩落烟、祠堂现、澎水垅、大院子、满房五个自然村组成,仅看大村、小村的名字,就值得你去仔细地考究,更不用说这里还是一块生就天资丽态、诞生文武秀才、孕育神灵先贤、独出双龙闹春、建有五拱石桥、筑有古屋老宅的风水宝地呢。以致于每次来到跨里,都会有一回旧的物象,新的发现;往的故事,新的感悟;远的云烟,新的触动。尤其是对跨里的井,我是一种情牵于心、爱溶于魂的倾慕、跪拜和祝福。


跨里的井,与孙犁笔下描述的“我也看见了园子中间那一眼小甜水井,辘轳架就在那里放着,辘轳绳还在井口上摇摆”的北方水井不一样,也与多数同在江南平原水乡的圆口单眼水井不一般,井口也罢井台也好都是方形的,井底、井壁全部用取自于当地的青岩石块铺就砌成,井台也是用一块块打磨平整、切割成约厚一寸的青岩石镶成,井的四周是高约一米、两米不等的砖石围着的护栏,且留有一条出入井台的石磴。取水的方式不是用绳子吊桶取水,而是直接用勺或瓢舀水至水盆、水桶。渴了的时候你不妨用双手五指合拢成球状,往井里捧出一泓清凉的水咕噜咕噜地进嘴落喉。这里共有四口井,分别叫着老井、四方井、油坊田井、澎水垅井。每口井都紧邻村道,紧挨稻田,紧靠人家。旁边建有土地庙,栽有柏树、樟树。逢年过节,人们都是把井神与庙公一同供奉。井与井相距最远的大约两百来米,最近的只隔四十来米。在一个千余人口的村子建有四口井,不能不说是一个奇像,一道奇观,一种奇迹。


孟子说,上善如水。我想,上善之水莫过于井水。地处云贵高原延伸地带的跨里,地形呈双龙抢宝状,田土阡陌纵横,周遭山峦蜿蜒,林木蓊郁繁茂,山高林密加上独特的青页岩层等因素互动,使得这里自然蕴藏着量丰质优的地下水。涌进井里的地下水常年保持井口设置的漫溢位置,就是逢到罕见的旱灾,井水也不会枯竭。井水清澈至纯、明幽似镜,饮之甘冽如饴,沐之清爽似露。这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井水就像从地心流出的汩汩乳汁,春来秋去喂养着一代代的跨里儿女,寒来暑往灌溉着一茬茬的田园庄稼。尽管自来水早已通上农家,但人们照旧到井口取水、到井边洗衣洗菜的习俗并未改变,对井水的依赖情独有钟。到跨里的第二天,我特别地起了个大早,来到井口刷牙洗脸,就看到更有早起的村农,有的提着热水壶到井口取水,有的挎着竹篮到井边捣衣,有的赶着水牛往井边的水田去犁田,一些村娃则拿着玩具在井台嬉戏玩耍。这正是播插阳春的季节,人勤春来早啊。又发觉几只立在枝头的喜鹊不时扑闪一下翅膀、跃动一会身影、发出几声叫鸣,像在迎接旭日阳光的照临,给清晨的跨里增添了三分画意、四分诗趣。同行的文友、在跨里出生并在这里度过烂漫少年时光的李兄还告诉我,跨里的井除了具有冬暖夏凉等共同特点外,每口井还都有自己另外的属性,比如四方井的水遭遇的洪水再大水质也不会变浑浊,油坊田井的水唯独可以搓凉粉,澎水垅井的水对消肿去痒有奇效。置身井台,我对跨里的井不得不刮目相看,不能不心存敬畏。


跨里的井不仅是上善之井,还是生态之井。每口井都凿有二眼、三眼或四眼,其中老井为二眼井,彭水垅井为四眼井,四方井和油坊田井为三眼井,各口井主井与次井之间呈平行或阶梯状分布。三口井井均占地面积在二十平方米左右。每口井的主井之水供煮饭、直接饮用,紧接主井的井水供洗菜之用,流进第三眼或第四眼井的井水供洗衣服、洗农具等之用。井水从最后一眼井沿溢出,进入沟渠,流入田畴,成为庄稼的血肉,成为鸭鹅的温床,成就丰收的年景。漫步跨里,对望水井,我被跨里先贤的生态智慧所感动:这正是崇尚生态文明、践行绿色发展的今天,所要赓续坚持的理念和原则。井是童年时期的人类在农耕生活状态下做出的一种文化创造,却在跨里演绎成一种值得炫耀值得点赞的科学、合理、生态利用资源之典范。


水井是村庄的眼睛。跨里的百姓就像爱护自己的眼睛一样爱护着村里的水井。听村里的老人说,同为“陇西世第”郡望的另一李姓族脉在跨里居住的历史至少可追溯到明代洪武年间,到如今已有700多年的历史了。他们最先在大院子安家,喝的是老井的水。随着子孙的繁衍,人口增加,户数增多,渐渐地掘出了后来的四方井、澎水垅井、油坊田井。除了澎水垅井是露天之外,其它的三口井主井都建有三合一开的井栏,井栏之上铺有前高后低的水泥盖板,想必一来可保持水的恒温,二来可防止大风将树叶吹落入井面。每当洪水过后,村民都会自发地拿起锄头、铲匙来清除淤积、堵留在井口、井边水沟里的渣滓、残物。年长日久,水井到了一定的年限,也得进行适度的修复。掘井以后,到底进行了多少次修复,我一下无从得知。偶见其中的一块还刻着依稀可辨“道光”字样的补修碑,至今立于四方井井台边,寂然地斑驳着岁月的沧桑。相比于四方井,那块用水泥砂浆凸抹于油坊龙井围栏墙面的补修匾额,离现时更近。上面阴刻的“留言”是:“村民集资修井水,要求人人讲卫生,吃水不忘挖井人……”,当是一则村规民约体式的“温馨提示”。而今,随着“美丽乡村.幸福家园”活动的深入推进,村里路边、井旁都摆设了移动垃圾桶,村民的文明素养越加提高,人人讲卫生已成时尚,随意丢弃垃圾的现象几乎看不到了。跨里的井,也变得越发洁净靓丽了。


千百年来,跨里的井就是这样含情脉脉、水光粼粼地映照着跨里山歌一般悠扬的时光,滋润着跨里山花一般芬芳的日子,流淌着跨里山岚一般静好的岁月。千百年后,我依然坚信,跨里的井会恒恒如初地保持它清纯的生存定力,延续它旺盛的生命活力。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