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阳论坛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跨里苗寨九章 [复制链接]

1#
银光图片



跨里苗寨九章

                                     /竹篱茶

双龙抢宝


跨里村后,有座小山包,长满灌木丛

都说,是宝山。贵州有母龙来

湖南有公龙往。都在争龙口常衔的宝

龙衔了宝,更像龙了

但我想,如果母龙面前没有公龙,它就不必

蛰伏在宝前,那么温顺,双眼低垂

它也没有必要,冒那么大的险

空留九龙洞,不能回还

十全之美,已成往事

我还想,母龙不来,这只公龙就没必要

弓背长啸,那么多的娇揉造作

玩得是那一出?我只知,野鸡坪的黑洞

深沟。碎石。那洞景,似乎一个男人

烦躁盘踞的窝。失去了

龙性。寄望在湘黔边地抢宝典故中

还知道,这典故,早已石化成钙,相思成茧



澎水垅井


第一次到跨里,是深冬。闲步到苍翠的松柏树旁

读树上的文字,我读出了温暖。这些树

都是有级别的,责任和义务,压弯了腰

这么多年,他们担任寄娘的角色,累

源远。流长。它脚下的水,代表荫庇

养育了人,和他们的庄稼

可以用寄拜的方式朝圣,把松柏看成

长辈。而庄稼,只能远远埋头

不是他们感激的方式单调

井外,专用澡池有脱光的孩童戏水

现在,砖砌的隔墙,让喧闹变成私语

松柏不用掩护了。这些逢年过节来拜的寄子

懂得了文明。一旁洗衣的村妇,家常里

少不了拜寄娘的谋划



四方井


在村口。四方井,是方井

它的位置,占尽天时地利

口渴的游子,第一口水,喝的就是它

它是跨里孩子眼里的乳汁,喝了,不忘本

不忘井沿青苔,不忘凝视片刻

要进古寨大门,就得喝家乡味的水

把它当圣水喝。有钱无钱,不管生疏

尽管进家门。只要那水在唇齿间

家乡味,就在。

走四方,请喝四方井




老井


它太老了。老得只剩老人来洗菜、挑水

老井还是古道性子,懂礼尚往来

旁边的土地供,年初烧的纸

年底还有效。

老井心里明白,它不说。它让井水说

四季天干天雨水不浑。不必再问它那么多

它有德,也只在水里

它有泪,一边分开流

人们最疑惑,那井旁的土地供香火

与水有何关系



油坊田井


找这口井,我花了些功夫

自以为是,就会常常犯错

田随处可见,油坊不见了

油坊打油的声音好像在,穿村而过的小溪

都能聆听。问题是,没有老油坊遗址

还有几人能叫出它的名儿

本来这口井,与油有关。在村子最里面

位置最高,我不想说它流的是油

它的得名,依附着另一段传说。我也不想说

它与双龙有渊源,甚至沾边爱情

其实,它是一口普通的井

挡雨井盖上,最常见的

是一根似乎无主人的水钩机扁担



土地供


跨里的土地供,没有一座闲置

土地再荒,土地供不会荒

这些有些年份的土地供,选地,有讲究

苗族风水大师,应该及时手绘一份跨里

土地供地图。关乎山势,关乎方向,关乎处所

还关乎,宜人的阴凉

作为游客,没有被人用警惕的眼光审视

没有人把狗养得很戾气

没有人养花,养得悲催

也没有人摘花,戴得妖冶

没有人烧香,被我看到

没有人祭拜,假装虔诚

只有不绝如缕的烟雾灰烬堆砌

堆出无数个昨日

我只把心放了放,掂了又掂

那砂岩小屋顶,那宝台门开

没有人进出,请问

香纸是烧门里,还是门外



神仙太


神仙太,名叫李万盛,跨里好多年前的祖先

至今,在村后头家庙

掐指算工期。八里桥,八十天修得好吧

青山界,开个马道还可以

为修路,卖掉的田地,谁家在用呀

那个真金白银的小动物,今天会惊现吗

问一问,香火燃起,你会叮嘱什么

那个炮楼,给我留着

大门缝里的岩姜,治秃顶绝对好

石板路,还是以石板为主

舞龙灯,别隔年

李宜祖屋不住了,把门锁好,那是遗产

马路边去了,也算村人

李而那个竹篱笆,围住的是啥

李三这小子,当上村干部,就急着修小洋楼,猴急哦

李四,该怎么说你。不要和张三外面逛

年纪大了,该叶落归根

李五,你那个四合院挺好的

当年花了大代价,别在原地翻新,我还要那种感觉

李六,你不要老是睡到饭熟,也该成个家啦

神仙太,不是神仙。是

太神仙,对啵



小天使


跨里的小孩,都是小天使

戏水的围池,取的是活水

溜冰的地方,选的是岩板

喜欢吃的食物,摘的是椿木芽

打招呼的方式,是湛蓝的眼神

住的地方,有好多天井

围墙上的土砖,不喜欢搬运

一般不唱歌,唱了让小黑狗静默

走路不是走,好像踩高跷

叫奶奶不叫妈

叫弟弟只喊偶啊(合)

摆了筵席没人抢座

受了委屈没人哭鼻

大人说她是小天使

她只笑笑,摆PS造型




民风


这里,不谈民风

没有人认为民风是件东西

如果说民情如风,我有点伤感

如果说村民风气,还不如说老气

李姓跨里,号称陇西世第

随着一阵风,移民而来

我把这叫民风,不知当初叫什么

我这人,眼泪浅

如果哪天流泪了

我不希望判断出悲伤或兴奋

只记得,离开跨里的那一年冬季

寨民乡乐相送五百米

如果一米是一年,我愿

问天借个五百年,给予寨民

一百米,有伤感,唢呐声咽呜连连

二百米,有冲动,抱拳不足以致谢

三百米,有庄严,双手扳住击钵的老支书

双肩,一路相扶持

四百米,泪花在眼眶闪动

我怕说一句话,忍住

五百米,车子发动,锣钵声紧

那滴泪,还是被惊落,如泉涌

嘴唇尝过,那是民风

甜丝丝的,钻进心田

最后编辑在路上 最后编辑于 2016-08-05 09:53:07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