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阳论坛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双龙苗寨之跨里 [复制链接]

1#
银光图片


双龙苗寨之跨里

黄泽生


不知是因为村口那株古老松柏的邀请,还是来自田埂间夹杂水鸭啼鸣乡音的召唤,初春微雨时节,我走进郭公坪乡,邂逅了跨里苗寨。

当双脚踏在跨里旧宅古巷里那些写满岁月沧桑的青石板路上,我一下子就明白,自己一定不是匆匆过客,而应该是一个千年归去来兮的游子,这里有曾经吟唱在诗里词间的旧时窗棂,有砌嵌入青山碧水的经年往事。在跨里居民看我时亲切的眼神里,带我行走时随意的步履间,我读到了一份与这个村寨早有交集的感觉。

往跨里山上攀登,向导换成了一个健壮的年轻人。一说起这山这水,这里的陈年往事,他就会洋溢出一份孩童般天然的热情。

“看,我们这座山像不像龙形,跨里跨里,就是在龙胯下挨着过的意思”。

他接下来是手指村落中央:“再看那个小山包,圆球状像不像个大绣球,我们跨里,就是双龙抢宝的苗寨。”

龙形这般浑然天成的景致,被夸里村民向往,并乐道,久成神灵。我只是疑问:与这蜿蜒飞舞如在天际的山之龙抢宝的另一条龙在何处?这或许是向导故意留下引导探寻欲望的伏笔。

古时候,夸里村真的就出了人之“双龙”。两兄弟李幸山,李囿山,一个高中武秀才,一个题名文秀才,进而衣锦还乡,光宗耀祖。村口古井两边,便是文武秀才兄弟俩曾经居住生活的旧宅,老宅里依旧保有练武的石钹,栓马的石柱。宅子布局有背逢山、门遇水的讲究,窗棂雕花精美如旧,记录一段繁华热闹过的岁月。

后来,跨里村的人们开始有了春节舞龙的习俗,每过三年,就会在老宅社坛敬神请神,重修双龙龙头,较之其他村庄的舞龙,这里更多一份庄重与敬畏。村里老艺人以竹樒扎纸,做成龙头、龙身、龙尾,手艺代代相传,双龙龙灯三年两舞,约定成俗。

告别向导,我决意在跨里再待上一时三刻,便独自沿青石板路随意行走漫步,领略夹杂古往今来这方风景。忽然看见有小溪水如玉带一般从村口古井往里甩入,直至山谷深处人家。溪水缠绕处,另有三口距离、大小均等的古井镶嵌在旁。四处古井都是一株老柏,两三井眼,若干青石围成生态系统,井水虽常年入世染尘,却经久纯净如故,成为润泽跨里苗寨的源泉。

不知为何,我竟然为这些静处千年的古井着迷,仿佛她们是有着古典气质静雅的女子。直到走出村口,才恍然大悟,原来跨里还有潜龙在渊!村口大古井就是龙头,沿溪蜿蜒入内的另外三口古井恰似龙之颈、龙之腰、龙之尾三处气眼,真是巧夺天工。跨里之双龙,在天在渊,在人在物,在心之敬畏与向往。

我想若下一次再来跨里这个养育双龙的苗寨,一定就在盛夏,那时节植物繁茂,有最好的姿态迎风摇曳;那时节井水清冽,有最甜的乡情浸入心扉。而那时节,所有常怀赤子之心的人们,都会看见跨里双龙再次踏云而起,乘风飞舞的盛景吧。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